香港铁算盘

每每“全身而退”的权健,凭什么?

发布时间:2018-12-28

丁香医生与权健“正面交锋”的事件发生后,媒体开始关注此事,还有媒体质疑,丁香医生跟权健“正面刚”,监管也当吃瓜民众吗?实际上,不得不说,监管已经吃瓜到当初了,毕竟,作为一个保健帝国,权健崛起并非一日之功,而且,戳穿权健,也并非是从丁香医生开端,若非监管决定性失明,权健不会野蛮成长到如此地步。

虽常常身处纠纷,却依然能全身而退,而且逆势扩大,这家以保健鞋垫跟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,年销售额已经破百亿。用所谓“直销”但近乎传销的推广方式,在全国铺开7000多家加盟火疗店。同时,权健还在全国各地成破了肿瘤医院。一个“保健帝国”堂而皇之矗立在百姓面前,而且,权健的业务还扩展到房地产、体育等各个范围。

诸如斯类的反常气象,贯穿了权健成长的全过程。也曾有媒体在裁判文书网搜查权健关键词,找到124篇相关法院裁判文书,从中找出了7篇对权健火疗事变、波及传销的文书。记者发现,被处罚的大都是经销商、技师以及销售团队,权健却往往能置身事外。

2014年,央视也曾曝光过权健保健品乱象:一双鞋垫包治百病,售价1068元,心脏病发了用鞋垫也能救回来,腰疼搁在腰上,男同志前列腺炎鞋垫搁在裤裆里睡一夜,第二天不滴尿;卫生巾能治前列腺炎。

事实上,早在2016年,新京报就曾详细报道过权健公司的发展轨迹以及存疑之处。报道中一个细节至今令人印象深刻,权健集团的培训基地位于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乡,当时这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涌入,有参加培训的,也有慕名观光的。然而,面对如此巨大的人员流动,好像并未见当地有任何举动。

在更早些时候,2012年,吉林省蛟河市公民检察院指控孟某某等犯组织、引导传销活动罪。法院查明,2008年4月,被告人孟某某在天津加入权健公司,以销售“权健牌”保健品为名进行传销运动,多名被告人均被判刑。裁决书上写着,“孟某某对上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束昱辉”。然而,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非但此事对权健公司毫无影响,2013年,权健还获得了直销牌照。